彩名堂

彩名堂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彩名堂下载 >

在应对埃博拉的挫折后人类能在新冠流行结束前

更新时间:2020-06-28 15:26点击:

  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暴露了传染病相关科研的种种问题,包括发展中国家科研能力薄弱,现有产品研发大多处于动物模型阶段,在发展中国家开展临床试验极为困难等。

  在回顾对埃博拉疫情的应对后,世卫组织开发了“研发蓝图(R&D Blueprint)”,旨在加速从宣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到疾病诊断和治疗产品批准之间的过程,以应对未来类似的危机暴发。

  本文将介绍研发蓝图的背景、具体措施和优先关注的疾病,以及从今年一月以来研发蓝图在新冠研发方面的具体措施。

  2020年6月16日,英国牛津大学牵头的RECOVERY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地塞米松对新冠危重患者有救命作用,对于使用呼吸机的患者,这种治疗方法可将死亡率降低约三分之一,对于仅需要氧气治疗的患者,死亡率可降低约五分之一。但地塞米松的疗效并未在轻症患者中出现 (1)。

  世卫组织对于这一初步结果表示欢迎,并将协调展开荟萃分析、更新临床指南。这一消息正是建立在世卫组织研发蓝图的基础之上。在2月于日内瓦举行的2019年新冠病毒研究与创新论坛上,与会人员强调了对类固醇使用的进一步研究是一项优先事项 (1)。

  从世卫组织一月底宣布新冠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各项针对诊断、疫苗和治疗产品的研发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展开。

  在过去五个月里,世卫组织如何协调各类研发工作?如何保证研发过程足够安全、及时、有效?怎样加速研发和审查过程,让大家可以尽早接种上疫苗、患者可以早日使用上最有效的药物?

  过去的二十多年里,各类传染病的暴发和流行对全球卫生的应急和响应系统带来了挑战:从尼帕病毒、SARS、禽流感、中东呼吸系统综合症、埃博拉病毒病、寨卡病毒,再到如今的新冠病毒 (2)。

  而寻找应对这些传染病的疫苗和特效药困难重重。在日益全球化的世界中,各国不仅需要开展疾病防控合作,也需要共同协调迅速开展研究工作,以开发用于传染病预防、筛查和治疗的产品 (3)。

  在新冠之前,这些传染病更多地影响非洲、拉美、东南亚和中东等地的发展中国家,但是大部分传染病的研发资金仍然依靠高收入国家提供。

  而这些发达国家的研究议程并不总是与疫情暴发国家的需求直接相关,这些被忽视的传染病很少成为发达国家的研发重点 (4),也很少成为私立部门的关注重点。

  根据估算,针对这些被忽视传染病的研发资金,仅占总卫生研发资金的2%以下,而且大部分研发资金来自于公共部门,仅有约六分之一的研发投入来自于私立部门 (5)。

  根据世卫组织报告,针对被忽视疾病的研发投入为32亿美元,而所有其他卫生研发的总投入达到了约1918亿美元。来源:世卫组织(5)

  因此,这些被忽视传染病在诊断、预防和治疗等产品方面仍少有进展。诊断产品在疫情暴发期间通常无效或者尚不可大规模使用,而大部分的治疗药品都处于动物模型和临床前测试阶段,很少有进入到Ⅰ期临床试验的产品 (4,6)。

  此外,我们在疾病暴发期进行临床研究的能力,尤其是进行临床试验的能力也十分薄弱。这点尤其在2014-2015年埃博拉疫情期间被严重暴露。

  到2014年春季西非暴发埃博拉疫情时,全球卫生界对此准备不足。尽管埃博拉病毒在四十多年前就被鉴定出来,此前也有过几次暴发,但是仍然没有疫苗、没有药品,诊断产品也有限,大部分产品研发仍停留在临床前阶段 (5)。

  同时,缺乏足够的透明度和合作,也阻碍了国际社会和各国对于埃博拉的研发工作。西非各国当地的科研能力薄弱,国际社会对于非洲当地的文化和基本需求缺乏了解,这导致在非洲开展临床试验的速度极为缓慢,协调也十分不顺利 (7)。

  当时,世卫组织协调了一系列的全球磋商合作,协调国际科学、伦理、法律法规和资助机构与西非当地的政府和科研人员合作,积极推动对候选医药产品的评估。

  例如,世卫组织成立了水疱性口炎病毒埃博拉病毒联盟(VEBCON联盟),加快一种埃博拉候选疫苗在非洲和欧洲进行的1期临床试验。与此同时,世卫组织还与非洲疫苗监管论坛(一个由国家监管部门和伦理委员会组成的非洲网络)积极沟通,加快疫情各国对疫苗临床试验的伦理审查和认证。

  在几内亚,世卫组织协调了该国的疫苗Ⅲ期临床试验,雇佣并且培训了该国工作人员在符合良好生产规范的条件下开展了试验 (5)。

  此外,世卫组织还设计了一套程序来评估紧急情况下医药产品的性能、质量和安全性。紧急使用评估和上市机制(EUAL,后改称紧急使用清单EUL)也保证了资助机构可以在紧急情况下进行国际采购 (5)。

  尽管缺乏研发准备,埃博拉的经验也证明在紧急情况下加速研发过程是可行的,甚至有可能将研发时间表从十年或更长时间压缩到少于一年 (5)。

  然而不幸的是,这些紧急研发产品仍然来得太迟,未能使大多数受影响的人受益。埃博拉首个疫苗Ervebo在2015年几内亚紧急展开临床试验后,2016年向欧洲药品管理局提交了加速审批申请,而此时西非疫情已经结束 (8)。

  在回顾埃博拉疫情以预防未来类似危机暴发时,各家机构都强调,应该改善研发准备和响应机制,以克服现有的市场失灵,更好应对更可能影响发展中国家的、被忽视的传染病。

  例如,2015年7月,世卫组织独立埃博拉中期评估小组指出,“世卫组织应在未来紧急情况的研究和开发工作方面发挥中心召集作用,包括加速诊断、疫苗、治疗方法以及医疗和信息技术的开发”。

  2015年10月,在柏林召开的七国集团卫生部长会议发布的宣言称,“我们强调各国与卫生研究资助机构间直接合作的重要性,我们呼吁对于新型流行病的应对进行筹资、合作和协调,包括世卫组织计划的研究蓝图等,以在未来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中能够迅速进行回应” (5)。

  世卫组织的研发蓝图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现的。2015年5月,应194个会员国要求,世卫组织召集各国专家,制定开发了“世卫组织研发蓝图(R&D Blueprint)”。

  研发蓝图旨在减少从宣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到疾病诊断和治疗产品批准之间的时间间隔。蓝图主要关注那些尚无诊断、预防和治疗产品,但有可能引起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新型疾病,而流感、结核病、艾滋病等已有较完善防控与研发项目的疾病不在蓝图的考虑范围内 (9)。

  基于此,2015年,世卫组织首次列出了八个优先病原体/疾病,并于2017年和2018年分别更新 (6)。

  疾病的优先顺序,是世卫组织召集专家组基于多条标准排序选择而成。例如,2018年的更新就是基于人际传播、病死率、受影响地区的公共卫生状况等七条标准进行排列 (9)。

  值得注意的是,优先疾病列表中包括了“疾病X”,这是一个在2017年提出来的概念。

  专家们意识到,下一次严重的流行病可能由目前未知的新发病原体(“病原体X”)所引发,或由已知病原体经变异增加传染性而引发,因此,世卫组织将其命名为“疾病X”。在未知病原体的情况下,世卫组织希望通过跨领域的研发准备工作提前应对这种新发传染病 (10)。

  研发蓝图既是一种召集机制,也是一个针对研发准备的技术指南工具,尤其是通过协调来避免不必要的重复、解决重点优先事项、填补已确定的研发空白。研发蓝图希望能够创建一个有利的环境,通过增加资金投入、促进数据共享等来改善对于新型疾病等的研发应对 (5)。

  研发蓝图主要包括三项具体措施:改善协调并营造有利环境;加速研发过程;制定针对流行病暴发的新规范和标准。

  研发蓝图在宣布一年内,即有了多项进展。例如,2015年12月,世卫组织秘书处就完成并发布了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MERS)研发路线 个国家出现发病和死亡,因而愈加受到全球重视。

  世卫组织研发蓝图也于2018年分别发布了埃博拉、马尔堡病毒病、尼帕病毒和拉沙热的研发路线)。这些研发路线图规划和协调了相关疫苗和诊断产品的研发工作,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已经有疫苗进入临床试验 (12)。

  此外,研发蓝图也影响了各国政府如何规划自己的研究议程,不少国家开始借鉴世卫组织的研发路线图来决定研发优先事项。例如尼日利亚政府在2018年就参照世卫组织的路线图开发了自己的拉沙热研究计划,以应对国内的拉沙热暴发 (4)。

  设立冠状病毒实验室监测网络,使其作为确定动物种群中流行种属和菌株、人群中冠状病毒病新疫情成因以及所有种群中新出现菌株的早期预警系统;

  增进了解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感染的发病机制、所致疾病的自然史及其动物和人间流行病学;

  开发、生产、检测、批准和使用得到改良的诊断制剂、预防手段和治疗办法,从而能够阻断人间以及从单峰骆驼到人之间的传播;

  通过启动用以支持在世卫组织蓝图程序中被列为重点的新出现病原体的研究和产品开发的公共卫生筹资模式,由全球捐助社会设立一个面向生产商的从临床前概念研究,到批准后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产品采购的直接通道。

  世卫组织研发蓝图与其他传染病研发相关的倡议相辅相成,包括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全球卫生安全议程(GHSA)、世界银行流行病紧急融资机制(Pandemic Emergency Financing Facility, PEF)、全球传染病防治研究合作组织(GloPID-R)等 (3)。

  以CEPI为例,CEPI和世卫组织已经签订了谅解备忘录,推动两家机构在传染病研发方面的合作:CEPI将依靠世卫组织作为全球卫生方面的规范领导机构,其疫苗研发的优先列表也会根据世卫组织研发蓝图的优先疾病列表确定;而世卫组织将CEPI列为其研发蓝图的观察员,允许其参与疫情期间临床试验设计方法、紧急使用清单等问题的讨论 (13)。

  世卫组织也在其官网上提供了相关科研机构和资助机构的可视化地图,包括机构名称、关注的疾病、研发的产品种类,以促进相关机构进一步交流合作。

  该可视化地图显示,中国现共有二十多家科研机构和公司参与到了相关传染病的研发工作,疾病包括了中东呼吸综合征、寨卡、鼠疫等等,而研发产品种类主要为疫苗类。

  一月底,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宣布新冠病毒传染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世卫组织就启动了研发蓝图团队,以加速对新冠的诊断、疫苗和治疗产品研发,并协调和促进相关信息共享。

  从1月24日起,世卫组织召集了五场线下和线上非正式会议,讨论新冠治疗产品相关进展、实验设计和评估方案 (15)。

  2月11-12日,世卫组织研发蓝图团队也与全球传染病防治研究合作组织(GloPID-R)共同在瑞士日内瓦和线余位科学家、公共卫生专家和资助机构,召开2019-ncov研究与创新论坛 (16,17)。

  这一会议旨在解决新冠研发的优先事项,加速有利于遏制新冠传播的研究并保证患者能够得到最佳的治疗护理。同时,组织者也期待通过新冠这一疾病拓展全球研发平台,以应对下一个不可预见的流行病。

  据了解,参会人员讨论了疫情控制的各个专题,梳理了每个专题的最新证据、知识缺口、现有研究工作等。世卫组织也在3月根据论坛结果发布了应对新冠的研究路线图,梳理了相关内容。

  各个专题组的工作也在过去五个月有条不紊地展开。以动物研究专题组为例,截至6月1日,该专题组共召集了来自全球19个国家的174名专家,这些专家共代表了60余项正在进行的研究。

  该专题组每周召开会议讨论:动物模型中的发病机理,疫苗和治疗产品的动物实验相关进展,哪些产品正在动物模型中进行测试,都有哪些最新结果等。

  例如,一些单克隆抗体和抗体片段已在小鼠和仓鼠模型中显示出保护作用,而氯喹和羟氯喹未能在非人灵长类动物中显示出任何治疗作用 (20)。

  各个专题组里也不乏来自中国科研人员的身影。例如,来自北京协和医学院的秦川教授、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单超教授加入了动物模型专题组;复旦大学应天雷教授和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的石正丽教授加入了病毒、试剂和免疫分析专题组;江苏省疾控中心朱凤才教授加入了疫苗优先排序专题组;华中科技大学雷瑞鹏教授加入了伦理专题组 (19,21)。

  新冠疫情无疑是世卫组织研发蓝图的首次大规模尝试,也有不少学者认为新冠属于蓝图中的“疾病X”,对于新冠的研发经验将会对未来其他新型传染病的研发工作有十分重要的借鉴意义。

  全球卫生界也越来越重视针对有大流行潜在风险的传染病科研,在这次应对新冠的研发战役中,更多的科研机构参与到产品研发中,资助机构投入了大量资金。

  正如世卫组织研发蓝图科学咨询小组主席、惠康基金会主任Jeremy Farrar博士所说,“全世界只有一种办法可以摆脱这次大流行,那就是通过科学。”

  他表示,我们需要诊断制剂检测和限制病毒传播,需要疫苗提供长期保护,需要治疗在短期内拯救生命,需要社会科学来理解行为和社会影响。

  “至关重要的是,全球研究工作要快速、有力、大规模开展且进行跨国协调 (22)。”他说。

  (本文由“Diinsider”邀请牛津大学博士赵英希撰写,授权南方都市报刊发。发布时标题和正文略有调整。)


彩名堂

彩名堂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彩名堂

彩名堂官方微信公众号